不更

我曾经在一个好朋友最失意的时候离开她,我也曾在两个月的时候放下一段五年的喜欢。
我在同一个自习室留不过三个月,我不断地挖掘新坑又爬上别的墙头。
太容易烦躁和厌倦。

我真心实意地敬佩自律的人。他们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知道应该舍弃什么,相比之下,这半年以来的我手足无措。

我不想丧。
只想当作一个新生吧。

评论

热度(1)